首页 »

经过“总统任期中最糟糕的一天”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特朗普会被弹劾吗?

2019/9/20 16:47:32

经过“总统任期中最糟糕的一天”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特朗普会被弹劾吗?

8月21日,特朗普经历了被多家美媒称为“可能是总统任期中最糟糕的一天”。他的两位亲信——前私人律师科亨和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在1个小时之内分别认罪和被定罪。这场巨大的“政治漩涡”将把几位涉事者裹挟至何处?事件接下来会如何发酵?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梳理了相关的12个问题。

 

问题一:谁暴露出的问题更大,马纳福特还是科亨?

 

科亨的认罪,尤其是他的证词——与“一名联邦公职竞选人或其竞选团队协作影响选举”,暴露出的问题更大。

 

科亨在法庭上说,一笔“封口费”应“一名联邦公职竞选人”指示支付,另一笔应这名竞选人指示、经他与竞选人协调完成。“我参与这一行为,旨在影响选举。”

 

科亨所述两笔“封口费”中的一笔13万美元付给了艳星丹尼尔斯,另一笔15万美元给了《花花公子》杂志模特卡伦·麦克杜格尔。两人均称与特朗普有染,遭特朗普否认。

 

科亨律师兰尼·戴维斯在庭审后发表声明,点破特朗普的身份,认为特朗普下令科亨支付“封口费”的首要目的是“影响选举”。

 

问题二:为什么特朗普的名字没有在科亨的认罪书中被提及?

 

认罪文件中没有提到特朗普的名字,他们只提到了“1号人物”已于2017年1月成为美国总统。

 

这是纽约南区法院的做法(以及其他司法部门的做法),不明指那些不以犯罪罪名起诉的个人或实体的身份。

 

问题三:特朗普会被起诉吗?

 

几乎肯定不会。

 

并非因为他没有做错任何事,而是一个在任总统不能被起诉。这也是司法部门从水门事件以来就制定的协议,并在前总统克林顿被弹劾期间得到确认。

 

尽管美国国内对这一做法存在争议,而且不少人认为挑战上述规则可能成功,但根据特朗普的律师朱利安尼的说法,特检官米勒不太可能在这条危险的法律道路上闯关。

 

问题四:特朗普会被弹劾吗?

 

这是个更有趣的问题。如果说起诉总统是法律问题,那么弹劾总统则属于政治进程。即便在周二的认罪事件曝出之前,弹劾特朗普都要比起诉特朗普更“靠谱”。

 

如果民主党在今年11月夺回对众议院的控制权,那么民主党人对特朗普进行弹劾的可能性肯定会增加,但很难说增加多少。数字肯定低于50比50,因为就连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这类对特朗普持有强烈批评态度的人,都不愿直接回答这一问题。在被问及是否应该弹劾特朗普时,沃伦仅表示,国会需要确保米勒完全不受特朗普的攻击。

 

问题五:今年秋天,民主党人会在弹劾案中获胜吗?在此问题上,政党领袖和基层活动人士立场是否一致?

 

第二个问题比第一个问题更容易回答:答案是否定的。

 

基层活动人士迫切希望特朗普被弹劾。他们认为,总统已犯下与“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相关的重罪。去年晚些时候,58名民主党国会议员支持得克萨斯州众议员阿尔·格林对特朗普发起弹劾。

 

然而,沃伦和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南希·佩洛西等人并不以发起弹劾为目的。周三,佩洛西说,弹劾总统对民主党而言不是优先考虑事项。因为推动弹劾的唯一可能结果是:疏远中间选民,而众议院争夺战,胜败在此一举。

 

问题六:两起法律事件与“通俄”调查有什么关系?

 

周二下午,美国保守派联盟主席、特朗普的知名支持者马特·施莱普在推特上写道:“所有这些法律活动都很奇怪,我在任何突发新闻中都没有看到与俄罗斯的勾结。奇哉怪也。”

 

在某种程度上,施莱普的说法是准确的。

 

马纳福特的定罪,涉及的是在2016年4月加入特朗普团队之前犯下的罪行,涉及的是乌克兰的财政渎职行为。而在科亨周二承认的8项罪名中,只有2项与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有联系。

 

但施莱普的论断站不住脚的一点在于:无论科亨认罪还是马纳福特定罪,都是米勒调查的直接结果。在米勒的“通俄”调查启动时,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曾明确表示,米勒“被授权起诉因调查这些事件而产生的联邦犯罪。”

 

另一件需要记住的事情是,我们迄今不知道米勒掌握了什么情况,以及他所掌握的线索与马纳福特和科亨存在何种关联。毕竟,马纳福特和科亨是特朗普核心圈的人,所以当我们还没看到米勒的最终报告时,无法断言上述二人的行为与“通俄”没有任何关系。就好比在一场篮球赛进行到一半你就离开,无法断言领先的球队能最终获胜一样。

 

问题七:科亨现在在哪里?

 

可能在纽约的家里,但绝不是在监狱里。科亨的判决将于12月宣布,考虑所有罪项总和,科亨可能面临最高达65年的牢狱之灾。

 

问题八:马纳福特现在在哪儿?

 

他在弗吉尼亚州的亚历山大市监狱等待判决。

 

自6月以来,马纳福特一直被监禁,法官撤销了他的保释请求,并要求他在审判前呆在监狱里(马纳福特曾被指控多次试图与本案的证人交谈)。

 

目前还没有确定宣判日期,但马纳福特被判8项罪名,面临最高80年的监禁。

 

问题九:为什么检察官不让科亨同意在米勒的调查中成为合作证人?

 

没有明显的正确答案。但这里有几点需要考虑:

 

第一,科亨的案子不是由特别法律顾问起诉,而是由纽约南区法院起诉。如果米勒真需要合作证人,他不可能不向纽约南区法院表露意向,但值得注意的是,两者是独立的实体。

 

第二,在今年4月FBI对科亨的家、办公室和酒店的突袭搜查中,米勒已经拥有了与自己调查相关的所有文件。考虑到这一点,他所需要的只是确认“是的,那是我的电子邮件地址”或“是的,那是我的笔迹”,而不是向特朗普或特朗普核心集团传递一堆秘密。简言之:米勒可能不需要科亨的合作。

 

第三,虽然在认罪协议中没有科亨签字的明确合作协议,但不意味着他不能或不愿与米勒合作。兰尼·戴维斯在周二晚上告诉CNN,“科亨致力于讲述真相。如果被任何权威人士问询……他会说出真相。”

 

问题十:特朗普会原谅科亨或马纳福特吗?

 

我们可以在周三早晨特朗普的两条推文中寻找问题的答案。

 

关于科亨,特朗普写道:“如果有人在找一位好律师,我强烈建议你不要让迈克尔·科亨提供服务!”

 

对于马纳福特,特朗普的推文是这样的:“我对马纳福特和他的美好家庭感到非常难过。‘法院’拿一桩12年前的税收旧案说事,包括对他施加了巨大压力。而且,与科亨不同的是,他拒绝‘破坏’——编造故事以达成一项‘交易’。向一个勇敢的人致敬!”

 

特朗普确实拥有广泛而不受约束的赦免权。他的实际行动已证明,他愿意介入有争议的情况并使用它,就像他在今年早些时候赦免前马里科帕县警长乔·阿尔帕约时所做的那样。

 

兰尼·戴维斯周三上午说,科亨并不是在寻求总统赦免,就算他提出的话,总统也不会接受。

 

问题十一:米勒下一步会做什么?

 

米勒会再接再厉。他没有透露他的调查进展,也没有透露任何他希望结束的时间表。

 

毫无疑问,马纳福特和科亨,为米勒提供了动力。但归根结底,最重要的是米勒报告中的内容,以及两党选择如何处理。此外,特朗普和特别法律顾问办公室之间长期争论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朱利安尼曾多次表示,谈判已进入最后阶段,很快就会做出决定。

 

问题十二:已经发生的事有多重要?

 

它很重要。因为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一个外国政府干预美国的总统选举,目的是帮助一个候选人,并伤害另一个候选人。

 

我们所谈论的是美国总统的前竞选主席,他被判犯有8项重罪。

 

我们谈论的是美国总统的前代理人,他对8项指控认罪,其中包括2项直接涉及特朗普竞选资金的指控。

 

对特朗普的支持者来说,他们会找到办法来消除这一切——他们可能会指责“深层国家”死心塌地不让特朗普“赢”。对特朗普的反对者来说,周二的事件只会证实他们已经相信的事实:特朗普不适合当总统。

 

最后,米勒的报告仍然是这个谜题的主要部分,它还没有出现。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