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知目前不可能建赌场,台湾澎湖为何还要执意进行博彩公投?

2019/9/20 20:34:02

明知目前不可能建赌场,台湾澎湖为何还要执意进行博彩公投?

 

向来“西线无战事”的澎湖地区如今暗潮汹涌。明天上午8时至下午4时,这里将就是否放开博彩业(当地称博弈业)举行全县公投,符合条件的83469名居民将做出选择。如今,支持与反对方都在进行最后的拉票。

 

要经济还是要人文?

 

毋庸置疑,博彩业不是什么阳春白雪的产业,但对于远离台湾本岛、较少获得当局资源、鲜有外商投资的澎湖县而言,这大概也是一个能够拉动当地经济、促进酒店餐饮行业发展的途径。

 

赞成开放博弈的“澎湖国际化推动联盟”总召集人陈猛认为,博弈公投一旦过关,澎湖将能引进海外投资,让观光产业升级、创造税收,解决生态、医疗、负债等问题。与此同时,澎湖县所在的马公机场也可升级为国际机场,最重要的,还可以带入上万个就业机会。

 

对于支持澎湖放开博彩业的人士而言,合法引进“国际综合娱乐城”模式,或许是澎湖的博彩业未来选择。这一模式的代表作就是位于新加坡滨海湾的金沙娱乐城,那里既有赌场,也有豪华套房、商业中心、会议大厦、博物馆、世界最高的游泳池等公众设施,集博彩、住宿、休闲、购物、观光于一体。

 

对于这些很美的“蓝图”,反对者并不认同,“若公投通过,只会百业萧条、赌场兴盛”。他们举出海外案例,博弈产业现在属于夕阳产业,美韩都是如此,赌城澳门也提出了“适度多元发展”。开赌场初期可能赚钱,但后来就会没落;澎湖不需赌场,应把美好的自然、人文留给子孙。

 

反对博彩业的“澎湖青年阵线”还指责县政府在“拉偏架”。尽管县当局一再强调在公投过程中会谨守行政中立,但县选举委员会公布的选票样张中,公投的简称字段却是“同意观光特区”,而非事实上的“澎湖博弈公投”,显然是以“观光特区”来包装“博弈”,借此淡化争议。反对者要求民进党籍的澎湖县县长陈光复作出解释。

公投通过就能建赌场?

 

就在各方激辩澎湖是否该放开博彩业的同时,有人发现了两个有意思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早在2009年,澎湖县居民就为了“赌还是不赌”的问题,举行过一次公投,最后反对派占了上风,决定澎湖不设博弈专区。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投了一次票,怎么到了7年后的当下,又要进行二次公投了呢?

 

第二个问题,继澎湖县后,同为远离台湾本岛的马祖地区也在2012年进行一次博弈公投,最后以57.23%赞成通过。可是,开放了博弈业的马祖地区,为何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至今听不到一点博彩业的声音呢?

 

这背后,是台湾地区立法的尴尬。

 

2009年1月12日,台湾立法机构通过了所谓的“‘离岛’建设条例”修正案,其中新增第10-2条,明确规定“离岛”地区可依照公投结果,决定是否开放博弈事业。在此之后,澎湖、马祖地区就掀起了博弈公投热。

 

按照台湾立法机构“公投法”第30条规定,“公民”投票结果要成立,投票人数要达到投票权人数的一半以上,这才表示公投结果有效。但当局那次通过的“‘离岛’建设条例”,却没有投票率这一条红线。打一个极端的比喻,全澎湖就来了五个人参加投票,三个人投支持票,两个投反对票,结果就是支持。此外,台湾当局“公投法”规定,公投案在决议三年后,可以针对同一议题再次公投。

 

2009年,澎湖第一次博弈公投的投票率为42%,虽然没有过半,但按照“‘离岛’建设条例”规定,公投结果依旧有效。当年赞成开放博弈的比例为43.56%、反对开放的为56.44%,反对意见获胜。

一边是不限投票率的低门槛,一边是三年后可以继续“翻烧饼”,这导致了明显的立法“后遗症”——除了让公投结果难以服众之外,也让举行公投变得简单而轻率。

 

再回答第二个问题,马祖地区为何放开博弈业却无法落地实施。这是因为虽然台湾立法机构在“‘离岛’建设条例”中将赌博除罪化,也就是说允许在“离岛”设立赌场,但规范博弈业的执行细则,也就是俗称的“博弈专法”,却因为争议过大,2013年在立法机构初审时被搁置,而且这么一“躺”就是三年多,至今没有解冻迹象。

 

细则不出台,当初马祖地区期待的博彩业大发展、居民每月8万新台币补助金等蓝图都成了“画饼”,连当初力推博弈产业的外商怀德公司也黯然离场。那次博弈公投成了一场闹剧,那位力推博弈业的县长也竞选连任惨败。

 

因此,简单来说,就目前情况来看,就算澎湖这次公投的结果是开放博弈产业,也不代表赌场就盖得起来。

会叫的孩子有奶吃

 

这些道理外人都看得懂,那么为何还有人执意要推动澎湖公投呢?

 

支持者、“澎湖国际化推动联盟”顾问许重卿就认为,公投是促进当局博彩立法的催化剂,“如果澎湖人没有通过公投这一形式,又怎能名正言顺地向当局争取加速推动博弈专法?”否则的话,一旦超过公投三年有效期,任何一方都可以再次要求重启公投,澎湖将永陷公投、翻盘的轮回之中。

 

另一方面,澎湖在台湾当局政治版图中属于比较低的,因此争取资源的能力也比较弱,怎样才能引起当局的注意呢?搞博彩公投,即便明知只是在吆喝,也可以吸引不少的眼球、博取不少版面。

 

作为台湾地区领导人与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已经明确表示反对开放博弈,称澎湖有很好的天然资源,也有很好的机会可以发展观光产业,相信博弈绝对不会是地方发展唯一的方法。而台湾地区行政机构发言人徐国勇也表示,博弈不会是地方发展唯一的路,绿能、风力、黑潮发电和太阳能发电都是很好的产业,不论公投结果如何,行政机构都会继续做。

 

可以想见,无论结果投票结果如何,会叫的孩子有奶吃,澎湖也会在从中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