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些美国人想推倒这位“李将军”的雕像,150多年前他曾是林肯对手

2019/10/9 7:41:40

一些美国人想推倒这位“李将军”的雕像,150多年前他曾是林肯对手

美国弗吉尼亚州骚乱事件,使150多年前一位将军罗伯特·李重回美国媒体和公众视线。散布在全美各地、尤其集中于南方各州的李将军雕像和纪念碑、以他命名的学校、街道等可能面临被移除、更名的命运。

  

罗伯特·李在美国历史上写下过重要一笔,并非仅仅因为他是南北战争中南方邦联最出色的将领,更在于后人赋予他的政治象征意义。

  

罗伯特·李出身将门,早年曾以优异成绩毕业于西点军校。南北战争打响时,他拒绝上级指派他率领北方联盟军队的任务,辞去公职,回到位于南方的家乡弗吉尼亚州,成为南方邦联率领北弗吉尼亚军的军事将领。南北战争结束前几周,罗伯特·李晋升为南方邦联军总司令。在寡不敌众的形势下,李将军于1865年4月代表南方向北方联邦投降。尽管声名显赫,美国史学家对他的军事指挥能力评价莫衷一是。

  

生活中,李将军从父亲那里继承的遗产中包括一批黑奴,他对他们严厉残忍。可他在写给妻子的信中却明确反对蓄奴,称奴隶制是“道德与政治的恶魔”。

  

南北战争后,李将军反对为自己修筑雕像和纪念碑,希望国家能尽快走出战争伤痛,达成和解。然而1870年李将军去世后,一种被称为“失落的事业”思潮逐渐兴起。这种思潮认为,南方邦联明知注定失败却还坚持战斗,是为“捍卫南方生活方式”的理念而战,刻意淡化甚至回避了南方邦联维护奴隶制这一“原罪”。这种说法在战后北方也获得了一定同情,某种程度上有利于促成南北白人社会之间的和解。

  

弗吉尼亚大学教授加里·加拉格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罗伯特·李军事领袖和奴隶主的身份渐渐淡出人们视线,转而被树立为“失落的事业”思潮的象征性人物。上世纪20年代美国多地陆续修建李将军雕像正是这一思潮兴起的结果,他的形象还出现在美国硬币和邮票上。

  

半个多世纪后,南部休斯敦、新奥尔良等城市的非洲和拉美裔美国人开始呼吁拆除李将军雕像,一部分原因是痛恨一些白人至上团体常在雕像所在地游行集会,不时引发暴力冲突;另一方面也是在表达对“失落的事业”思潮的质疑。

  

2015年,新奥尔良市将最后一座李将军雕像移除;2016年,休斯敦市决定将有大量拉丁裔美国人就读的“罗伯特·李中学”更名。

  

弗州骚乱发生后,休斯敦一家组织向市政府递交请愿书,要求移除市中心公园内一座名为“南方邦联之魂”的雕塑,目前已征得2000多名支持者签名。

  

美国智库席勒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布莱恩·兰茨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美国经济眼下尚未从2008年金融危机中复苏,生活在较贫困地区的南部居民感受尤为强烈。近年来,“南部应再次复兴”的言论在南方各州得到越来越多人响应,社会中下层平民更易受这类口号的鼓动。

  

事实上,在经济、治安、贫富差距等问题的大背景下,不仅白人至上主义者、新纳粹等极右翼组织重新活跃,美国一些左翼组织也出现极端化倾向。

  

在夏洛茨维尔骚乱当天,休斯敦一个左翼组织碰巧举行支持移民的游行。在得到骚乱的消息后,游行立即演变为反对白人至上的示威活动。记者在现场看到,活动组织者持长枪维持秩序,可见事态严重性。

  

美国学界的普遍共识是,李将军并非白人至上主义者。而在不同时代,各类团体为李将军雕像赋予新的含义,恰恰是美国社会裂痕的写照。

 

【新闻链接】

美国“病根儿”难祛

 

150多年前,美国总统林肯说了一句流传后世的名言:“分裂之家不能持久。”当时,美国面临着分裂的危险,废奴与蓄奴之争激烈,南方与北方对立严重,并最终兵戎相见。林肯也许想不到,150多年后,他的对头罗伯特·李将军再次让美国陷入对立和分裂,这一次是围绕李将军雕像的存废问题。

  

美国弗吉尼亚州政府决定拆除夏洛茨维尔市一座李的雕像,触怒了美国极右翼分子,多个白人至上主义团体在雕像周围集会抵制这一决定,与抗议他们的人群发生冲突。从性质上看,夏洛茨维尔骚乱是一起种族主义卷土重来引发的大规模恶性暴力事件,李雕像的存废问题只是一个导火索,暴露了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问题,折射出美国社会持续的对立和分裂状态。我们姑且称之为“夏洛茨维尔现象。”

  

夏洛茨维尔骚乱爆发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反应和表态就很说明问题,耐人寻味。一开始,特朗普发表声明称,“多方都表现出令人震惊的仇恨、偏执和暴力”。声明未直接谴责诱发这起暴力事件的白人至上主义者等极右翼人士。受到舆论批评后,特朗普再次表态时点名谴责了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和新纳粹分子。而第二天他在“脱稿”的情况下又就骚乱表态称“双方都有责任”。

  

这从某种程度上说明,目前美国社会存在着严重的分裂。

  

如今,美国所推行的贸易保护主义、打击犯罪、强化边境执法、美墨边境筑墙、大规模驱逐非法移民以及禁止部分国家公民入境等,是一种民粹主义和反全球主义,实际上是迎合和利用了美国社会普遍存在的焦虑、不满和愤怒情绪。这种情绪是多维度的,把“自我”感知的诸多社会问题归结于“他者”。比如,白人蓝领们把就业问题归结于移民和贸易问题;种族主义者把社会问题归结于有色人种和移民等。

  

“夏洛茨维尔现象”只是美国种族歧视和族群对立问题的“冰山一角”。美国号称“民族大熔炉”,崇尚社会多元化,以民主、自由价值观为荣,但“夏洛茨维尔现象”表明,美国社会分裂严重,政治空前“极化”,美国神话与美国现实之间的鸿沟已然很深。“言论自由”成了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护身符”,“民主”成了阻止达成社会共识的“拦路虎”。美国主流的看法,并不认为社会对立和分裂是自己的制度出了问题,仍旧充满了优越感。

  

美国看起来仍然很健硕,但某些部位已病得不轻。病在何处,用什么药,如何用药?奥巴马认为找到了病根儿,开了药方用了药,特朗普觉得奥巴马诊断失误、药方不灵,于是重开药方,另起炉灶。当然,对任何社会问题,没有药到病除的灵丹妙药。但不论怎样,美国的问题还是要从美国自身找原因。特别是不要内病外治,美国得病而让别国吃药,比如搞反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这一套,也不应把自己的药方塞给别人用。